最近两年一直有种怪现象在身体上演。作为地道的河南人,我之前却是不爱喝胡辣汤,不爱听豫剧的。每每喝胡辣汤都会让我口渴很久,听到豫剧总是感觉咋咋呼呼的,音色不如京剧圆润,虽然我也不喜欢听京剧,流行歌曲才是我的最爱。

上学、工作之后,多年离开家乡,去年春节前的某天实在懒得做饭,就去楼下的早餐店点了份早餐,当时只剩下胡辣汤和水煎包了。没办法,凑合吃吧。哪知喝了一勺之后,直接一发不可收拾,那种美味的感觉好像是封闭在身体多年在那日突然迸发出来,余味悠长。于是那几天就天天盼早晨,就像是孩童时盼过年一样,其实只为喝一碗胡辣汤。

前些天机场候机时,无聊的很,刷了会儿抖音。刷到一段豫剧(亲家母那段,具体剧名我到现在还没搞明白),突然觉得很好听,那种声音朴实的就像婶子大娘在唠嗑,就像妈妈的呼唤,一下子觉得很是亲近。

我不明白这些变化的原由,或许是一种乡土情节吧,与生带来的。还记得费孝通《乡土中国》中有这样的描述:“人口在增加,一块地上只要几代的繁殖,人口就达到了饱和点,过剩的人口自得宣泄出外,负起锄头另辟新地。可是老根是不常动的,这些宣泄出外的人,像是从老树上被风吹出去的种子。”虽然现在城市中不会再由你命名哪个屯、哪个庄,可以说传统意义上的乡土情节将要失去存在的土壤,但积淀在中国人骨头中的、血液里的乡土情结却在依旧繁衍和愈发的盛行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