毕业以来,每到一个地方都会让我感到震撼,这里的风土人情,山形地貌,还有那颗不安寂寞的心。事实上,我应该感到庆幸,没有对比的幸福是容易被淡忘的,时间久了就会以为是理所当然了。我应该感谢愚公,他移走的不仅仅是山,而是人们对渺茫的前途的恐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