实习。

在刘家场。

渐渐习惯了这种生活,有时忙碌,有时安逸。

平静中,淡化了自己的目标。

一些散落的质点,构成目标轨迹上的虚线。